鄌郚镇中学张一秦: 那晚,那风

 

周六晚九点多,刚刚狂补完作业的我坐在书桌前,双腿向前平伸看,双瞳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头顶的吊灯,安稳地听着一首委婉灵动的歌曲,时不时地扭头看看窗外黑咕隆咚的夜。

又是一天过去了呢,时间真快,回想一下,这一天都做了些什么?

我起身到床上去,靠近窗户认真地向窗外看着,但这并没有什么美景。能看见的只有对面那栋住户楼,这个点了,整幢楼还掌着灯的人家已寥寥无几,看那几扇透着房间灯光的窗户,零碎地散在楼面上,像极了夜幕中的几颗稀星 ,向整个宇宙发着暗淡的光。我的瞳目里带一丝深邃,带一丝空洞,莫名觉得窗外好美,也许这就是平淡生活的柔美所在。眨巴两下眼,我轻轻扬起嘴角,听到外面不太明显的“嗖嗖"的凉风声,像有人乘着夜在天边哼唱,已是十一月中旬,夜晚不免寒冷,即使在室内,皮肤上也没有几丝暖气。我轻轻搓了两下手,轻轻拉开窗户,一阵寒意立刻袭卷而来,我把左手轻贴在薄薄的纱窗上,感受着风的温度。屋内的暖与外界的阴冷互错相杂,我的手掌感受得到夜的气息,似乎觉得,此时窗外有一个无形的人,也将手贴在纱窗上,与我五指相印,心神相和。  

一层隔膜意味着两个世界,有时生活,就是这样。

单曲循环中的歌声伤感又清澈,和今天的夜很搭配。一动一静,轻巧灵动,烘托出的不仅仅是一片夜,一阵风,更是一颗心。心跳随着时钟的滴嗒声起伏着,时间很快地流逝着,不发觉间已到二更时分,困意来袭,揉揉呆滞的双目,悄然关紧窗户,到书桌前整理着书本,关掉音乐播放 。这便意味着,我在和“今天"道别。

拜夜所赐。关了灯,仿佛我就成了夜的一部分。

我安静地躺在床上,被黑色包裹着。 这时抬起胳膊看一 眼手腕上的荧光手环,心情悠扬了许多。没关系,开始,必定会有结果。结束,就意味着新的开始。

闭眼,感受一下……

那夜,那风,那平淡生活。

   指导教师:杨明明

潍坊学校新闻博达站群网页制作由信和网站维护提供技术支持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