及第中学王梓萌:听弦断 花落肩

 

听弦断,断那三千痴缠;醉花湮,湮没一朝风涟;花若怜,落在谁的指尖?我捧起指尖的花瓣,夹在微微泛黄的书页中,少顷,这书便有了花的清香。我捧起书,来到窗边,伴着窗外的阵阵弦音和氤氲墨香,我便陶醉在古典而又大气的诗词中。

 我曾梦回三国时代,与曹操对酒当歌,叹人生几何;我曾梦回唐朝,与李白长风破浪,扬帆渡沧海;我也曾云游宋朝,与辛弃疾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诗词啊,你把我引去了世外桃源,看阡陌交通,落英缤纷;你把我带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,与文人骚客同喜同悲,去感受文化的真谛。

 我的脚步惊醒了你繁华的美梦了吗?那根琴弦还在你修长的十指下震颤,震落了美人脸上凝霜的露华。是谁的眼泪这样甘汁如泉?面对银烛秋光冷画屏,你叹息了吗?独步瑶台的风采,高处不胜寒的无奈,切莫乱了音律,不然古淡清纯的山水恨你,恨你弹指惊春去。而今,你竟融成一股铁观音,散发在这熠熠闪光的时代,凝成一个泱泱大气的传说。诗词啊,你似光,有质却无形;你似影,去留却无痕。你是文化之源,涌出知识的泉水;你是文化之魂,撑起时代的身躯;你是文化之根,生出未来的新芽!

 为了你,昨夜西风凋碧树,我愿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;为了你,我愿衣带渐宽,消得人憔悴;为了你,我蓦然回首,原来你在,灯火阑珊处。我愿用我三生烟火,换你一生迷离,我愿为你明灯三千,为你花开满城。诗词啊,你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,与我融为一体,似清风明月,驱散我心中的阴霾,似凌霜傲雪,升华我内心的灵魂。

 我想打着油纸伞,徘徊在雨巷,寻找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;我想用黑夜给我的黑色眼睛,去寻找那近在咫尺的光明;我想去倾听那达达的马蹄声,去弥补那个美丽的错误……诗词啊,从古至今,你光辉不减,风采犹存。现在的你,变得多愁善感,多了一分柔美,添了几多温情。

 长街长,烟花繁,你挑灯回看;短亭短,红尘染,我把箫再叹,叹你的风雅颂,叹你的悲喜情,叹你的风雨前尘,傲视苍穹。

 终是谁使弦断,花落肩头,恍惚迷离。弦外的余音震落了我肩头的花瓣,却震不落我心头的诗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