及第中学李雨轩:茶如君子,君子如茶

 

父亲嗜茶如命,小时候并不理解,直到长大后,读到父亲给我那份电子家书,我才明白其中的情怀……

缕缕的茶香,袅袅地升腾,在这夜寂静的底色上,慢慢地氤氲出一幅中君子的寂寞风骨。茶如君子,君子如茶。在那份淡雅的清苦里,品味的,何尝不是中君子内心的一份宁静,又何尝不是深厚中国文化孕育下的君子的一种高洁操守。

茶色如玉,或淡绿或橙黄或暖红,无一不温润着一种淡雅的君子之风,茶与君子有着诸多的相似。饱读诗书,修一身之正气,悟万物之大道;历经岁月洗礼,宦海沉浮,成就一份心灵的宁静,成就一种人生的淡泊。沐日月之光华,集山川之灵秀,着雨露之滋润;历经沧桑筛选,火热锤炼,揉合成一种内敛的淡雅,煎熬出一种清雅的芬芳。君子与茶何其相似,君子如茶,茶如君子。茶是华夏文化孕育下,君子的风骨,骨子里的中国。说君子是文人不错,说文人是君子则失之偏颇。在文人所谓的那个梦里,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恐怕不是君子真正的理想与抱负。历经洗炼成就的那份傲骨、那份清香,岂是富贵之所、温柔之乡,所能装得下,所能掩盖得住的。所以再好的茶,如若在无“品”的所在,也就失去了它的色泽,失去了它的灵魂。茶是一种文化。

茶如君子,君子如茶。它内涵着君子内心那份坚守的宁静、那种高远的淡泊。在这份宁静高远的淡泊里,亦有一种刚烈的决绝。屈子行吟泽畔,形容枯槁,非富贵之不可得也,非佳人之不可期也,乃其理想之不得实现,抱负之不得施展也。那枯槁的岂只是形体,乃是消瘦的灵魂,憔悴的理想。他决绝地弃生命如草芥,赴理想而去,留下千古的绝唱与永远的怀念。“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”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“乘骐骥以驰骋兮,来吾道夫先路”。他去了,向死而生,如一壶浓烈的班章茶,在温润而淡雅的底色上,写下中君子刚烈的一笔。

守一份宁静,品一种淡泊。穷则独善其身,待时天下;达则兼济苍生,为国为民。君子如茶,煎熬的何尝不是一种成全,又何尝不是一种升华。人生的起伏,官场的进退,熬得住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留得清气满乾坤;熬不住,餔其糟而啜其醨,淈其泥而扬其波,留得“声名”酒肉臭。“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”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二岁而孤、有志天下,历经贬谪、不忘初心,范文正公用他的一生践行着那份宁静与淡泊。在这份淡泊与宁静里,熬出的,是一种耐得住的寂寞,是一种不计个人得失的宠辱不惊,是一种家国的情怀,是一种赤子之心,是对天地大道的彻悟。他去了,临终遗表,一言不及私事,他如一壶赤情的大红袍,在温润而暖红的底色上,写下了中君子“大我”的一笔。

茶如君子,君子如茶,茶是华夏文化孕育出的一块温润的玉魄,亦如父亲一生的写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