及第中学刘逸凡:我途径你倾城的时光

 

“如果红颜命不单薄,这世间,有没有传说?”这句歌词,喜欢了好久,当历史的车轮碾过山河轮转,纵是英雄,也极少留下名姓,却有那几抹纤弱的身影,芬芳依旧,牵绊在时光的深处。

溯梦,我途径你倾城的时光。

开到荼蘼花事了

“开到荼蘼花事了,烟尘过,知多少?”电影里,刘若英扮演的张幼仪独自穿行在异国的道路上,英语使用地非常流利。可谁能够想到,一个原本对外语一窍不通的旧式中国女子,独自生活于国外经历了多少艰辛?她亦出生于富裕家庭,也接受到了教育,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迫使她辍学,从此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凡妇,她默默接受了,甘之如饴,命运却再次给她打击:徐志摩全然不念夫妻之情,离婚后将她抛弃于异国他乡。她携幼子彼得,在语言不通的国外艰难地活着,后来彼得夭折,剩她孤苦一人。她不曾被命运打倒,而是以惊人的毅力,尝尽磨难后终得风生水起。生活以痛吻她,她却报之以歌,她是个成功的商人,更是一个伟大的女性,荼蘼花谢,她却不曾被打败过。

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

“一身诗意千寻瀑,万古人间四月天”。民国女子无数,如鲜花争奇斗艳。林徽因,便是期间最安然的白莲。生于书香家庭,长于江南烟雨之中,早就她婉约却不失坚韧的性格。世人皆对她的感情生活津津乐道、评头论足,却极少有人了解她的才华与对建筑事业做出的贡献。总以为,这个曾沉迷于康桥的柔波的少女,写下“你是人间四月天”的温柔的母亲,接待泰戈尔访华的才华横溢的女诗人,应是个柔弱的只能被捧在手心的小女子,可我错了,她并不软弱,相反,坚强地叫人钦佩。她是建筑设计师,聪敏且敬业,在那抗战的艰苦岁月中,虽颠沛流离、狼狈落魄,却同先生梁思成一起,整理手稿资料,为中国建筑事业做出了不朽的功绩。在她如莲的韶华之中,她始终安然,再回首,她却早已像那呢喃的燕子,翩然飞去。

一生爱好是天然

翻开时光的旧相簿,追忆似水年华,美眷如花,却无可挽回。有这样一个女子,世人皆道她妖如罂粟,似毒酒能断肠,我却不这样认为。她是陆小曼,与唐瑛合称“南唐北陆”的名门闺秀。她曾不顾世俗偏见,挣脱旧式婚姻的牢笼寻求自由,也曾放纵堕落,似妖精一般整日唱歌跳舞,甚至于床榻之上吞云吐雾。当她年华老去,故人辞世,她终于幡然悔悟,谢绝一切社交活动,以数十年的时光静心作画,整理诗集为自己赎罪,一切繁华终归于寂寞,她孤苦伶仃却坚强地度过岁月艰难,物是人非,无人知晓,她一生爱好是天然。

任花谢花飞花满天,如莲的日子里,煮一壶清茶,捧一书卷,我途径你倾城的时光,阅尽你起落的人生,韶华未既,岁月安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