及第中学刘凯辉:难过时我会记得微笑

 

即使在最阴暗逼仄的角落,也要寻出光来,微笑着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题记

那是一个温温柔柔的黄昏,我蹲在一株白蔷薇旁,听她细碎的回忆。

故事很长,像微扬的晚风。白蔷薇轻轻晃着身体,些许干叶悠悠落地,只剩一树雪白与碧绿,在鹅黄的日光里,分外耀目。白蔷薇睁开久闭的双眸,望向远处的天与夕阳,良久,才轻轻地说:“我原本不属于这里的。”我轻轻抚摸她的枝叶,她从容地颔首,就如同巷口的老人,身上满是时光的痕迹。

我的家在那里。白蔷薇笑着,眼睛里溢满幸福:那里有雪白平齐的宫墙,有缠绵温润的夜雨,有彻夜璀璨的烟火……人们称那里为巴黎。巴黎,我的家。

她似乎看见了我眼中闪过的惊异,望着我,道:那一阵风,不容我拒绝的风,把我从那里带到了这里。那时的我只有小芝麻粒一般大,从头到尾都是我们蔷薇种子的样子,而这里,有我从未感受过的寒冷。这里没有其他的草木,没有夜雨,没有烟火,没有家,只有荒芜一片,冷得彻骨。我有点埋怨,埋怨无情的风,埋怨上天的不公,我讨厌这个地方,因为它像个牢笼将我紧紧桎梏。白蔷薇抬头望了望如绸的晚霞,旁若无人地自言自语道:可埋怨有什么用呢?再痛苦不也要活下去吗?我慢慢地学会了如何在这个地方生存,我努力地扎根,努力地吸取养分,努力地发芽,努力地向着太阳。更重要的是,我学会了微笑,在最煎熬最难过的日子里,我微笑着走过。一日日,一天天,我在这窄小的天地里努力着,长大、长高,直到后来……

直到后来,蔷薇满地,如一场巴黎的盛宴。

暮色渐渐浸润大地,风拂过白蔷薇如雪如玉的花瓣儿,清新醉人,遗世独立。

夜来了。她微带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:黎明也会来的。朦胧里,又见她勾起唇角微微一笑。

希望我可以像白蔷薇一样微笑走过以后的人生苦难,在阳光里成长为自己想要的模样。